政务微博
简体中文  繁体中文 站内搜索  
开始搜索
高级搜索
首页 新闻中心 政务公开 办件公示 服务指南 公示公告 政策法规 互动社区 政府信息
快速导航 > 土地管理 房屋管理 地矿管理 住房保障 物业管理 执法监察 电子信访 职业学院 权责清单 天津网上办事大厅
2008-8-27 9:05 
五大道张伯苓李爱锐故居印证天津奥运情结
发布日期:  信息来源: 天津日报

  简要内容:当祥云火炬经过五大道区域时,主持人特别介绍了五大道欧式建筑众多,异域风情浓郁。而就在这片小洋楼中,就有中国奥运先驱张伯苓和在中国出生的第一位奥运冠军李爱锐的故居。

大理道张伯苓先生故居
大理道张伯苓先生故居

重庆道38号李爱锐故居
重庆道38号李爱锐故居

李爱锐曾参建的天津民园体育场经过全面整修后,被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天津分赛区的训练场地之一。
李爱锐曾参建的天津民园体育场经过全面整修后,被作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天津分赛区的训练场地之一。

  2008年8月2日,奥运圣火传到了天津。于是,中央电视台在直播节目中,提到了中华民族的百年奥运梦想与天津的关系,提到了出生地在中国的第一位奥运冠军与天津的关系。当祥云火炬经过五大道区域时,主持人特别介绍了五大道欧式建筑众多,异域风情浓郁。而就在这片小洋楼中,就有中国奥运先驱张伯苓和在中国出生的第一位奥运冠军李爱锐的故居。今天,当中外游客漫步在闻名的天津五大道街头,或许就踩着他们的脚印;当凝视他们曾居住的小洋楼时,仿佛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过去,五大道印证了天津与奥林匹克运动的深厚历史渊源;今天,奥运五环为天津五大道增添了新的光彩。      

  大理道39号张伯苓故居

  百年奥运梦想由此始
      

  张伯苓先生故居位于大理道39号(原为87号)。该楼建于20世纪20年代中叶,为三层英别墅式砖木结构的楼房,机砖墙身,多坡瓦顶,属于折衷主义建筑风格。室内均为菲律宾木地板、门窗和楼梯,并有精美的巴洛克式壁炉。房屋前后有宽敞的庭院。“中国何时才能派一位选手参加奥运会?中国何时才能派一支队伍参加奥运会?中国何时才能举办奥运会,邀请世界各国的选手参加?”100年前,中国奥运先驱张伯苓的三个梦想,就可能是在这里反复思考产生的。

  1894年筹备第一届奥运会时,国际奥委会便向中国发出了邀请,但当时清政府并没有答复。1907年10月24日,张伯苓先生在天津学界运动会发奖仪式上,以“雅典的奥运会”为题发表了著名的演说,首次提出:“中国人应该加紧准备,在不久的将来也出现在奥运赛场上”,并提出了如何聘请教练的计划。张伯苓先生是中国历史上明确提出参加奥运会并提出具体措施的第一人。1909年1月,曾亲临伦敦第四届奥运会的张伯苓,在南开校园向学生们介绍了奥运会的盛况,他自己则成为观摩奥运会的第一个中国人。同年10月,在张伯苓的指导下,南开中学堂与天津基督教青年会联合举办了年度运动会。在发奖大会上,张伯苓再次以“中国与国际奥委会”为题作了充满激情的演讲,进一步推动了现代体育和奥林匹克运动在中国的传播与开展。
  
  张伯苓先生思想开放,尤其热心教育和体育事业。1910年10月,他联合天津、上海各界热心体育的人士,在南京共同筹办了第一届全国运动会,并以赛会发起者、总裁判的身份,率先发起了全国学校校区分队第一次体育同盟会,成为中国的第一个社会体育组织。1912年,他参与发起了远东业余运动协会和远东运动会,并积极与国际奥委会联系。国际奥委会曾正式通知中国,可筹备参加1916年的奥运会和国际奥委会会议,然而,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而未能如愿。1920年国际奥委会正式承认远东运动会和远东体协。远东体协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与国际奥委会发生联系的区域性国际体育组织。1924年5月,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成立,张伯苓担任名誉会长。1931年,在张伯苓等人的努力下,国际奥委会正式承认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为中国奥委会。

  1932年,第十届奥运会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由于经费等问题,当时的民国政府决定只派体协总干事沈嗣良一人作为观察员出席奥运会。此时有消息传出,日本企图利用奥运会,骗取国际社会对他一手扶植的傀儡“满洲国”的承认,并决定派刘长春、于希渭作为“满洲国”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又有消息说,奥委会已接受“满洲国”参加奥运会的申请,引起了全国人民极大的愤慨。刘长春是当时全国短跑纪录的保持者,充满爱国热情的他拒绝以所谓“满洲国”运动员的名义参加奥运会。于希渭也称病在家,拒绝以“满洲国”运动员的名义出席奥运会。

  时为东北大学校长的张学良拿出八千银元作为经费,在该校体育系毕业典礼上,慨然宣布派刘长春、于希渭代表中国而不是“满洲国”参加奥运会。东北大学体育系主任郝更生函电各方以明真相;函电外交部商讨办法;又与全国体育协进会王正廷(时任外交部长,体育协进会董事)、张伯苓(时任天津南开大学校长)紧急磋商,由张伯苓急电国际奥委会为刘长春、于希渭报名。后来,于希渭由于滞留在东北未能行成,只有刘长春一人作为运动员,参加了1932年的奥运会。奥运会开幕时,入场的中国代表团运动员只有刘长春一人,他手持国旗作前导,后面是沈嗣良,再后面是四个工作人员。这支势单力薄的队伍拉开了中国参加奥运会的历史序幕。由于缺乏系统训练,加之长途劳顿,刘长春在预赛阶段即遭淘汰,但他单刀赴会,开创了中国参加奥运会的历史纪录。

  1936年8月,第十一届奥运会在德国柏林举行,张伯苓为了实现中国能够派一支队伍参加奥运会的梦想,积极地与国际奥委会联系,洽商有关参赛事宜,同时忙着在各地选拔优秀的运动员。因为要参加他亲手创办的重庆渝南中学开学典礼,张伯苓未能以领队身份赴德国,不过这次中国派出了一支69名参赛选手的队伍。此后至1948年,中国共参加了三届奥运会。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的体育事业一度被排斥在国际奥林匹克事业之外。1975年,中华全国体育总会向国际奥委会提交了要求恢复中国合法席位的申请。1979年10月,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日本名古屋举行的会议上,通过了恢复中国在国际奥委会的合法席位的决议。同年11月26日,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国际奥委会总部正式宣布,批准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在名古屋会议上通过的决议。1984年,中国体育健儿以崭新的精神面貌重新回到奥林匹克赛场上,许海峰一声枪响,为中国夺取了第一块奥运金牌。

  2001年7月13日,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在莫斯科宣布:2008年奥运会主办城市为中国北京。2008年8月8日,第29届奥运会在北京国家体育馆隆重开幕。至此,一个在1908年由天津五大道萌生的梦想,在整整过了100年后终于实现。

  重庆道38号李爱锐故居

  出生在中国的第一位
奥运
冠军      

  现重庆道38号在李爱锐居住时是英租界剑桥道70号。该房建于上世纪20年代,为英式现代风格的建筑。砖木结构,墙体为硫缸砖,部分砂石鹅卵石,墙面新颖别致。阳台墙为砖砌,上部方透视孔就有精巧的铁艺。室内设施齐全,装修高级。一楼为客厅、餐厅、备餐室;二楼为居室、书房、卫生间。现仍保持完好。 英国著名制片人、导演戴维·普特南拍摄的影片《烈火战车》(又译《火的战车》),上映后轰动一时——此片获得1981年第54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原始剧本、最佳服装设计、最佳原始音乐四项大奖。影片的主人公原型正是根据出生在天津的埃里克·利迪尔(中文名:李爱锐)的运动生涯创作的。

  1902年1月16日,李爱锐出生于天津法租界海大道(现大沽路)的马大夫医院(现天津市口腔医院),6岁时回到苏格兰,后进入伦敦寄宿学校上中学,毕业于爱丁堡大学自然科学系本科。李爱锐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还是运动高手。在大学时便显示出了其杰出的体育运动才华和天赋。他不仅在球类运动上得心应手,更是一位径赛强手。1923年,在英国的一次运动会上,李爱锐以优异的成绩,夺得440码男子中距离跑冠军,从此被誉为“苏格兰飞毛腿”,并于随后进入英国国家田径队。1924年夏天,在有44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第八届巴黎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李爱锐在边跑道的不利情况下,以47秒6的优异成绩打破男子400米跑的世界记录,荣获冠军。

  1925年夏天,面对鲜花、荣誉、金钱,李爱锐毅然回到令他魂牵梦绕的故乡——天津,到新学书院(现17中学)教授理科、英语和体育。他性格开朗,明媚的阳光下,经常能看到他和学生们在运动场上欢乐的身影。他热爱中国、热爱天津,并将自己的身心完全融入在这片土地上。

  在执教于新学中学期间,英租界的工部局曾约请李爱锐对民园体育场的建设提出建议。李爱锐根据世界田径赛场的标准以及自己参加比赛的经验,毫无保留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如跑道的结构、灯光设备、看台层次等等,这些建议在当时都是具有世界水平的。1929年10月10日,李爱锐在这座他曾参与修建的体育场内参加比赛,获得了他人生的最后一个冠军。

  在李爱锐32岁那年,他和一个名叫佛罗伦斯·麦肯奇的加拿大女孩结婚。婚后他们就住在天津英租界剑桥道70号(现重庆道38号)。他们的两个女儿也分别于1935年、1937年生于天津。1937年“七七”事变后,天津被日军占领,李爱锐对日军暴行义愤填膺,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十分同情,并以基督教教徒的身份抢救过无数被日军残害的中国人。1940年10月,李爱锐夫妇回英国探亲,一年后又回到天津执教于新学书院。一年后,第三个女儿慕莲在加拿大出生,但是李爱锐直到遇害都未能见到她。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把天津租界英法等国侨民1400多人集中运往山东省潍县(现潍坊市)教会乐道院集中营。在集中营,李爱锐仍任教师,由于没有教材,他只得自己动手编写。他讲得很生动,外国侨民的孩子们都喜欢他,亲切的称他为“我们的埃里克叔叔”。李爱锐的脸上经常带着笑容,充满了爱心。
 
  1945年2月21日,距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只有175天,一群穿着单薄的孩子走过集中营的外院。忽然,他们看到了埃里克·利迪尔,他正在那些光秃的树下慢慢地走动,表情异样。而此刻,埃里克·利迪尔没有像往常那样笑容满面的跟他们打招呼——他的头疼得很厉害,不得不躺回房间,他开始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利迪尔最终还是闭上了双眼。当时没有人知道他内心隐藏着深深的痛苦,更不知道他大脑里已生有无法治愈的肿瘤……他没有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向日军求救。

  病魔就这样夺去了利迪尔的生命,那一年,正值他43岁的盛年,就像他刚刚跑完一次比赛,在冲到最后的终点时,还未及向观众们致意,就訇然倾倒下身躯。全体集中营的侨民为他组织了隆重的葬礼。现在在山东省潍坊市第二中学操场的一隅,长眠着埃里克·利迪尔。

  正如在《火的战车》中的那个镜头,埃里克·利迪尔一身运动员打扮奔跑在沙滩上,身后跟着许多人,就像一组梦境般的慢动作,我们可以看到他,看到许多人,即使在苦难中,也坚持着奔跑的身影,他们的毅然决然、他们洒在大海中的血和泪铸造了奥运精神。

网站隐私与安全说明 | 安全制度 | 关于我们 | 扫黑除恶举报方式 | 不动产登记监督投诉电话 |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社会监督员直通车
 
版权所有:天津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
系统维护:天津市国土房管局政务网
联系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曲阜道84号 邮编:300042
备 案 号:津ICP备05010518号